第三、四、五章追述婚后生活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3-17 18:16

  氓之蚩蚩,抱布贸丝。匪来贸丝,来即我谋。送子涉淇,至于顿丘。匪我愆期,子无良媒。将子无怒,秋觉得期。
  乘彼垝垣,以望复关。不见复关,泣涕涟涟。既见复关,载笑载言。尔卜尔筮,彩天下,体无咎言。以尔车来,以我贿迁。
  桑之未落,其叶沃若。于嗟鸠兮,无食桑葚!于嗟女兮,无与士耽!士之耽兮,犹可说也。女之耽兮,不行说也。
  桑之落矣,其黄而陨。自我徂尔,三岁食贫。淇水汤汤,渐车帷裳。女也不爽,士贰其行。士也罔极,二三其德。
  三岁为妇,靡室劳矣;夙兴夜寐,靡有朝矣。言既遂矣,至于暴矣。兄弟不知,咥其笑矣。静言思之,躬自悼矣。
  及尔偕老,老使我怨。淇则有岸,隰则有泮。总角之宴,言笑晏晏。信誓旦旦,不思其反。反是不思,亦已焉哉!

翻译

  蒙昧农家小伙子,度量布匹来换丝。其实不是真换丝,找此捏词谈亲事。送你度过淇水西,到了顿丘情依依。不是我要误佳期,你无媒妁失礼节。但愿你不要生气,我们以秋天为期。

  登上那堵破土墙,面朝复关凝思望。复关遥远不得见,心里忧伤泪千行。情郎忽从复关来,又说又笑喜洋洋。你去卜卦问吉利,卦象吉利心欢喜。赶着你的车子来,把我财礼往上装。

  桑树叶子未落时,挂满枝头绿萋萋。唉呀那些斑鸠呀,别把桑叶急着吃。唉呀年青女人们,别对汉子情太痴。汉子要是沉沦你,要说放弃也容易。女子若是恋男人,要想摆脱欠好离。

  桑树叶子落下了,又枯又黄任飘零。自从嫁到你家来,三年受饿受清贫。淇水滚滚送我归,车帷溅湿水淋淋。我做老婆没过错,是你奸狡缺品德。做人尺度你全无,三心二意耍幻术。

  婚后三年为你妇,沉重家务不辞劳。早起晚睡不嫌苦,忙里忙外非一朝。你的目标一到达,逐渐对我施凶暴。兄弟不知我处境,个个见我都耻笑。静下心来想一想,独自黯然把泪抛。

  白头偕老当年誓,如今未老生怨愁。淇水滚滚终有岸,沼泽虽宽有止境。追念少时多欢聚,说笑之间情悠悠。当年山盟又海誓,哪料反目竟成仇。不要再想背盟事,既已恩绝就算了。

注释

1、氓之蚩蚩:氓,(méng),蚩蚩:诚恳的样子。  
2、布:钱币。一说布匹。
3、即:接近。  
4、谋:磋商。  
5、顿丘:地名。
6、愆(qiān):过,误。  
7、将:愿,请。
8、垝垣:垝(guǐ),垝垣:破颓的墙。  
9、复关:诗中男人的住地。一说返回关来。
10、卜:用龟甲卜休咎。  
11、筮(音诗):用蓍草占休咎。
12、体:卜卦之体。  
13、咎言:凶,不吉之言。
14、贿:财物,妆奁。  
15、沃若:润泽貌。
16、鸠:斑鸠。传说斑鸠吃桑葚过多会醉。  
17、耽(dān):沉湎于恋爱。
18、说:脱。  
19、陨:坠落。  
20、徂尔:往你家,嫁与你。
21、食贫:过麻烦糊口。  
22、渐:沾湿。
23、爽:过错。贰:过错。  
24、罔极:没有准则,行为不端。
25、二三其德:三心二意。  
26、遂:久。
27、知:智。  
28、咥(xì):大笑貌。
29、躬:本身,自身。  
30、淇:淇水。  
31、隰:看成湿,水名,即漯河。
32、泮(pàn):通畔,岸,水边。  
33、总角:古时儿童双方梳辫。

简析

  《氓》是一首叙事诗。叙事诗有故工作节,在叙事中有抒情、议论。作者用第一人称“我”来叙事,回收回想追述和比拟手法。
  第一、二章追述爱情糊口。女主人公“送子涉淇”,又劝氓“无怒”;“既见复关,载笑载言”,是一个热情、温柔的女人。
  第三、四、五章追述婚后糊口。第三章,以鼓起,总述本身得出的糊口履历:“于嗟女兮,无与士耽!”第四章,以鼓起,概说“三岁食贫”,“士也罔极,二三其德”。
  第六章暗示“躬自悼矣”后的感觉和刻意:“反是不思,亦已焉哉!”
  作者顺着“爱情——婚变——断交”的情节线索叙事。作者通过写女主人公被遗弃的遭遇,塑造了一个勤劳、温柔、坚定的妇女形象,表示了古代妇女追求自主婚姻和幸福糊口的强烈愿望。

原文与译文比较

  氓之蚩蚩,抱布贸丝。匪来贸丝,来即我谋。送子涉淇,至于顿丘。匪我愆期,子无良媒。将子无怒,秋觉得期。
  蒙昧农家小伙子,度量布匹来换丝。其实不是真换丝,找此捏词谈亲事。送你度过淇水西,到了顿丘情依依。不是我要误佳期,你无媒妁失礼节。但愿你不要生气,我们以秋天为期。
  乘彼垝垣,以望复关。不见复关,泣涕涟涟。既见复关,载笑载言。尔卜尔筮,体无咎言。以尔车来,以我贿迁。
  登上那堵破土墙,面朝复关凝思望。复关遥远不得见,心里忧伤泪千行。情郎忽从复关来,又说又笑喜洋洋。你去卜卦问吉利,卦象吉利心欢喜。赶着你的车子来,把我财礼往上装。
  桑之未落,其叶沃若。于嗟鸠兮,无食桑葚!于嗟女兮,无与士耽!士之耽兮,犹可说也。女之耽兮,不行说也。
  桑树叶子未落时,挂满枝头绿萋萋。唉呀那些斑鸠呀,别把桑叶急着吃。唉呀年青女人们,别对汉子情太痴。汉子要是沉沦你,要说放弃也容易。女子若是恋男人,要想摆脱欠好离。
  桑之落矣,其黄而陨。自我徂尔,三岁食贫。淇水汤汤,渐车帷裳。女也不爽,士贰其行。士也罔极,二三其德。
  桑树叶子落下了,又枯又黄任飘零。自从嫁到你家来,三年受饿受清贫。淇水滚滚送我归,车帷溅湿水淋淋。我做老婆没过错,是你奸狡缺品德。做人尺度你全无,三心二意耍幻术。
  三岁为妇,靡室劳矣;夙兴夜寐,靡有朝矣。言既遂矣,至于暴矣。兄弟不知,咥其笑矣。静言思之,躬自悼矣。
  婚后三年为你妇,沉重家务不辞劳。早起晚睡不嫌苦,忙里忙外非一朝。你的目标一到达,逐渐对我施凶暴。兄弟不知我处境,个个见我都耻笑。静下心来想一想,独自黯然把泪抛。
  及尔偕老,老使我怨。淇则有岸,隰则有泮。总角之宴,言笑晏晏。信誓旦旦,不思其反。反是不思,亦已焉哉!
  白头偕老当年誓,如今未老生怨愁。淇水滚滚终有岸,沼泽虽宽有止境。追念少时多欢聚,说笑之间情悠悠。当年山盟又海誓,哪料反目竟成仇。不要再想背盟事,既已恩绝就算了。